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设为首页   

推进我省生态文明建设的路径选择与制度创新

时间:2015-10-08 10:01来源:亚洲城娱乐会员登录 作者:尹少华 点击:

(中南林业科技大学教授)

核心观点

湖南生态文明建设的路径选择。一是做好生态修复的“加法”。充分利用国家新一轮退耕还林的政策机遇,通过实施湘江流域保护与治理重点工程,强力推进山体修复与矿山复绿。二是做好节能降耗的“减法”。通过政策引导,积极推进重点领域和重点单位的节能降耗。三是探索生态经济的“乘法”。通过大力发展生态经济,壮大绿色产业,汇聚生态文明建设的巨大能量。四是做好综合治理的“除法”。通过破除传统的路径依赖,努力形成生态文明的生产方式与生活方式。

湖南生态文明建设的制度创新。一是创新生态产业发展制度,通过制度激励,加快形成促进生态产业发展的机制;二是创新生态保护市场化制度,全面推行阶梯式水电气价制度,加快自然资源产品价格改革,积极开展碳排放权交易与林业碳汇交易制度;三是创新生态补偿制度,积极运用排污权交易、碳汇交易、水权交易、生态产品服务标志等方式,积极探索市场化的生态补偿方式;四是创新生态文化培育制度,努力在全社会形成生态文明的良好氛围。

加快生态文明建设,是各种经济社会问题倒逼而来的结果,也是新常态下转型升级发展的重大战略选择。湖南作为全国生态建设重点地区和生态环境脆弱区,大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意义十分重大。

一、破解我省生态文明建设的主要问题

我省生态文明建设有四个方面的突出问题需要加以解决:一是生态修复任务艰巨。湖南是林业大省,也是生态脆弱的省份。目前,全省“一湖四水”的生态屏障需要进一步巩固,82万公顷无林地需要绿化,60多万公顷坡耕地需要退耕,14.67万公顷重金属污染农田需要治理,40多万公顷矿山需要造林,因此,生态修复任务还十分繁重。二是节能降耗压力巨大。目前我省正处于工业化加速推进阶段,工业投资仍是主要经济增长动力,而工业投资又以高耗能投资为主。今年前三季度,我省六大高耗能行业增加值仍占全部规模工业的30%以上,能耗占全部规模工业的78%,均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凸显出我省经济增长对高耗能、高污染等传统工业的依赖仍然存在,节能降耗的压力依然较大。三是生态产业比重偏低。据全省38个工业行业的统计资料,目前我省传统工业(钢铁、水泥、化工等)的产值约占工业总产值的75%左右,而现代生态型产业(电子信息、生物医药、新材料等)的产值占比仅为25%。现代生态产业比重偏低,制约了我省的生态文明建设。四是生态文明制度建设亟需完善。主要是一些地方环境与发展仍然存在“两张皮”,生态文明建设的体制机制不完善;自然资源产权制度不健全,有利于资源节约、环境保护的价格体系尚未形成;生态补偿制度不完善,排污权与碳排放权交易制度才刚刚起步等。

二、建设我省生态文明的路径选择

目前我省的生态文明建设,关键是要做好“加减乘除”四篇文章:一是做好生态修复的“加法”。近年来,我省通过实施天然林保护、退耕还林、退田还湖等一系列重大“生态修复”工程,增强了生态产品的生产能力,生态建设初见成效。但“生态修复”是一个长期、系统的过程,“污染容易治理难”、“破坏容易修复难”。因此,“生态修复”不会在短期内得到解决,必须长期坚持。下一步,我省要充分利用国家启动新一轮退耕还林、重金属污染耕地治理等政策机遇,重点实施湘江保护与治理工程行动计划,强力推进山体修复和“矿山复绿”行动,着力打造一批具有代表性的绿色城市、秀美村庄。二是做好节能降耗的“减法”。就是要加快淘汰落后产能,调整优化能源结构,加大清洁能源的比例,把大力发展以核电为主的清洁能源和节能环保产业作为新的经济增长点,逐步降低煤炭消费比重。要加强政策引导,更多运用市场机制,积极推进工业、建筑、交通运输等重点领域和重点单位节能降耗,努力走出一条能耗排放做“减法”、经济发展做“加法”的新路子。三是探索生态经济的“乘法”。要大力发展生态经济,打造绿色品牌,壮大绿色产业,实现生态效益、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的共赢。四是做好综合治理的“除法”。一方面要破除传统的路径依赖,破除粗放低效的传统模式,破除政府包办的传统思维,建立多元化的生态投入机制,提高生态文明建设的综合治理水平和精细化程度;另一方面要加强生态环境监管,坚决查处破坏生态环境的违法行为。

三、推进我省生态文明建设制度创新

生态文明建设归根结底要靠制度。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只有实行最严格的制度、最严密的法治,才能为生态文明建设提供可靠保障。因此,制度建设是生态文明建设的突破口和长远大计。

一是创新生态产业发展制度。主要包括加快形成促进生态产业发展机制。通过制度激励,重点培育绿色食品、电子信息、生物医药、新材料等现代生态产业;建立生态指标考核制度、生态系统生产总值(GEP)核算制度;形成加快淘汰落后产能机制,通过严格执行重点行业排放标准,加快淘汰建材、化工、造纸等行业的落后产能,倒逼重点行业转型升级。

二是创新生态保护市场化制度。主要是加快自然资源产品价格改革,在全省范围内全面推行阶梯式水、电、气价制度,充分利用市场手段和经济杠杆,调控资源使用;积极开展碳排放权交易。在石化、水泥、电力等行业率先启动碳排放权配额交易,逐步扩大到建筑、交通等行业,同时开展林业碳汇抵减碳排放交易试点等。

三是创新生态补偿制度。目前,我省生态补偿机制尚不完善,融资渠道和补偿主体单一、补偿领域窄、补偿标准低。因此,要不断完善补偿制度,扩大补偿范围,将生态补偿纳入各级财政预算。要运用碳汇交易、排污权交易、水权交易、生态产品服务标志等补偿方式,积极探索建立市场化补偿模式,确保各级保护区居民能够达到当地居民的平均生活水平。四是创新生态文化培育制度。抓好生态文明建设这项造福当代、事关长远的系统工程,大力加强生态文明宣传和生态文化培育。要在全社会牢固树立生态文明的生产观和消费观,坚决摒弃“重经济轻环境、重速度轻效益、重局部轻整体、重当前轻长远、重利益轻民生”的发展观和政绩观;要引导群众树立生态文明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和消费方式,努力在全社会形成生态文明的良好氛围。

文章来源:湖南社会科学报 2015-1-16

(责任编辑:admin)

(扫一扫,更多精彩内容!)